深圳不少街道直接變成了河道
深圳街道上市民冒雨出行

車輛在被雨水淹沒的街道上艱難前行
深圳2010版城市總體規劃
  【一年一遇標準遭遇50年一遇暴雨,深圳城市癱瘓,拷問地下排水系統】3月底,深圳遭受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襲擊。這座年輕的城市在30多年的時間里,陸續修建了13700多公里的下水道,卻依然在暴雨來襲時嚴重癱瘓,市內出現200多個內澇區,給市民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深圳為何會在這次暴雨襲擊後出現大面積災情?國外城市發展又是怎樣建設下水道的呢?怎樣才能擺脫“重地上,輕地下”的城市發展思路?
  剛剛過去的3月底,深圳市遭受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襲擊。在這場暴雨中,深圳市200多個地點出現了內澇,很多街道成了河道,車輛熄火,人們不得不徒步淌水回家,就連剛剛建成4個多月的深圳新機場也被網友戲稱為水簾洞。現在,我們先來看看深圳在這場特大暴雨中的表現。
  遭遇特大暴雨襲擊 深圳機場變“水簾洞”
  3月30日晚,深圳遭受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襲擊。我們看到,由於雨量太大,剛剛投入使用只有4個月深圳機場樓頂出現漏水現象,一條條水柱從屋頂流下,直接澆在電動扶梯上,機場里也一片驚呼的聲音,當這一現象被網友迅速發到微博後,深圳機場也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水簾洞”。在機場的地下停車場,我們看到,從屋頂漏下來的雨水順著各種管道不斷流下來,眼前這個像瀑布一樣的水柱就直接澆在這輛現代轎車上。由於雨量太大,機場區域外圍的下水道也發生堵塞,不少雨水直接倒灌進機場的停車場。很快,這個停車場的地面積水達到10公分左右,乘客只能光著腳、趟著水尋找自己的車輛。
3月30日晚的4個小時里,狂風、暴雨、閃電籠罩了深圳,最大累計降雨量達到318毫米。深圳不少街道直接變成了河道。出租車能見度降到了二三十米,司機只能緩慢行駛。由於積水嚴重,大量轎車熄火,只有那些膽大的車主才敢冒險通過積水地帶。道路兩旁,不少消防水栓只露出了一個頭。暴雨還造成一些公交車乘客被困水中,為了幫助他們,深圳消防人員拖著充氣橡皮艇趕來,緊急疏散公交車上被困的群眾。
  深圳市民:感謝他們。你看他們腳全都濕了,我現在都沒有濕。
  在暴雨結束後的4個小時,記者看到深南大道市民中心雖然有些轎車在涉水前進,但就在這些車輛旁邊,包括寶馬在內的5輛轎車由於熄火仍被泡在30釐米的雨水中,動彈不得。
  3月30日晚的暴雨還造成深圳一些地區供電系統發生故障,為此,深圳供電局也派出工作人員連夜搶修。
  深圳電網工作人員:深圳電網累計造成11條4千伏線路的跳閘,主要影響到寶安區、龍崗區、光明新區和龍華新區。
 
  由於很多深圳市民並沒有經歷過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因此,當街道迅速變成河道的時候,很多人都措手不及。
  一些市民放棄了車輛,躲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另一些車主雖然想把車開到安全的地方,卻怎麼也打不著火,無奈之下,只能任憑轎車泡在水中。
  另外,記者也看到由於暴雨過大,一些自行車、電動自行車也被車主放棄在道路上。垃圾桶被積水泡松後,也是東倒西歪,為了能夠迅速排掉雨水,一些環衛工人不斷清理雨水井蓋的樹葉,防止它們被打落的樹葉堵上。
  30日晚上的暴雨結束後,很多深圳市民認為,第二天太陽還會正常升起,但31日早晨8點,深圳市民反而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深圳上空黑雲密佈,厚重的烏雲甚至已經完全遮蔽了太陽的光線,烏雲之下,深圳市區變得漆黑一片。遠處沒有被黑雲籠罩的天空,則露出一片光亮。面對這樣的景象,大批深圳市民在微博上發出“世界末日來了”的帖子和照片。
  隨後,伴隨著狂風和雷電,暴雨再次襲擊深圳。由於雨量太大,行駛的車輛雖然雨刷不停地來回擺動,但是,外面仍然模糊不清,而這輛車行駛的過程中,甚至險些被倒掉的大樹砸到。
  這場歷時1個多小時的暴雨停息之後,深圳不少地勢較低的街道再次變成河道。前一晚僥幸沒有被泡熄火的轎車,在新一場暴雨中趴在了雨水中,還能開動的轎車也變得小心翼翼,碰到低窪積水的路段,車主也都把車停在了較高的地方。而我們眼前這輛轎車由於電子剎車失效,車子開始向積水的深水區滑過去,嚇得車主趕緊下車把不斷車往後推。
  剛纔那個公交車衝過來,像開船一樣。那個車子是電動的不敢沖,因為怕水浸了電路。後面好多輛也不是電動的,它也不敢沖啊,它發動機進水了。像公交車發動機在後面,你要速度快一點可以沖。
  被暴雨淹沒的不僅僅是小轎車,在現場記者也看到,就連這輛大貨車也被淹熄火,泡在水中,司機被困在車內。最終還是消防救援人員趕來,把他救了下來。
  根據統計,3月30日、31日兩場特大暴雨共造成深圳200多處內澇。這些內澇點主要分佈在深圳的中西部地區,寶安片區成為內澇的集中區域,內澇點占全市三分之一以上。而寶安區西鄉三圍村在這場暴雨中,全村的一樓都出現了嚴重的水浸,居民說由於排水管網不完善,這裡逢雨必澇。
  位於三圍村的裕興百貨因為所處的地勢較低因此成了每次暴雨過後的重災區。超市內,水位最深的位置是沒過了膝蓋。所有一層貨架上的商品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浸泡,損失非常慘重。
  200多處內澇區 時尚活力之都緣何出現大範圍災情
  暴雨給深圳的社會運行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也給深圳的一些普通居民造成了不小的經濟損失。然而面對200多處市區被淹、大量小轎車被泡在水中、一些路段幾乎癱瘓的景象,不少人也感到很困惑,為什麼一場暴雨就能夠讓深圳市出現這麼大範圍的災情呢?
3月30日、31日的特大暴雨給深圳市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深圳市水務局排水管理處調研員陳筱雲告訴記者,面對50年一遇的暴雨,天災可能是最為準確的描述。
  深圳市水務局排水管理處調研員陳筱雲:天災它是不可避免的,在一定的條件下,我們要把災害降到最低,從這方面努力,並不是說完全能夠避免災害。
  事實上,在我國,暴雨成災的現象並不少見。
  近幾年,湖北省武漢市不斷遭受特大暴雨襲擊,民房家中被泡、交通擁堵、甚至發生人員死亡的情況。
  2012年7月,北京遭受暴雨,出現嚴重的內澇,因災死亡78人,受災人口190萬人,直接經濟損失116億元。
  2013年5月,長沙市突遭暴雨襲擊,城區多處出現嚴重內澇,部分地區交通癱瘓。
  2013年8月,吉林省樺甸市突降暴雨,洪水沖斷道路,也衝進一居民小區,導致11人遇難3人失蹤。
  和國內這些城市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英國倫敦、美國紐約、日本東京、德國柏林雖然也曾多次經歷特大暴雨,但卻幾乎沒有澇災發生,那麼,在天災面前,國內的城市為何不堪一擊呢?陳筱雲認為,這和中國城市的建設發展思路有關。
  陳筱雲:我們國家解放以後是全套照搬蘇聯的,但是前蘇聯它是高寒地帶,降雨比較少,我們定的排水標準非常低。這是一個並不是很科學的做法。
  陳筱雲說,深圳雖然幾乎是中國最年輕的城市,但上世紀80年代,深圳建市初期也是採用了前蘇聯的城市建設理念,排水管道的建設沒有充分考慮未來城市發展,因此,雖然在30多年的時間里,深圳市陸續修建了13700多公里的下水道,但遇到特大暴雨,這些管道由於不能及時將雨水排出,經常導致城市多個地區被淹。
  深圳市水務集團官網運營部副部長張德浩:大部分的排水管道是按照1年1遇來建設的。
  一年一遇相的標準當於每小時降雨強度約為50毫米。這樣的城市排水能力,碰上了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時,產生200多處城市內澇的現象也就不足為奇。
  陳筱雲告訴記者,此次特大暴雨,也創下了深圳有記錄以來的最新記錄。深圳紅樹林區域每小時最大降雨量甚至高達114.8毫米,按這一數字計算,相當於10平方公里的範圍內1小時降下了1140萬噸的雨水,也就是說憑空掉下了一座中型水庫。一座中型水庫的水量如果要靠這樣小口徑的下水道及時排出,顯然並不可能。因此,大量的雨水只能順著街道向低窪處流淌,街道因此也就變成了河道。
上一頁12下一頁
創作者介紹

su77sud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