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嶠像資料圖片
  溫嶠是華夏文明衣冠南渡的股肱之臣。他依靠才華膽識與人格魅力,聯合力量,對抗地方軍閥,消除戰亂,兩度拯救南京於水火,成為“保皇派”里最閃亮的政治明星。另一面,他說話犀利,也不在乎“文明用語”;嗜賭成性,“牌品”又極差;同族長輩請他做媒,他竟恬著臉自薦。無論如何,他用42年的短暫生命,書寫下整部東晉初年曆史。而不溢美不隱惡的《晉書》、《世說新語》等,為今天的我們,還原出一個有血有肉的溫嶠。通訊員 梅正亮 揚子晚報記者 張可
  來寧“演講”
  皇帝聽了“不願放他走”
  溫嶠很帥,甚至偏向女性化。史書形容一個男性,罕見地用了“鳳儀”二字。17時,這個來自山西的美少年正式在政壇“出道”。在西晉首都洛陽,他最先擔任紀檢職務,並很快嶄露頭角。後“五胡亂華”,溫嶠跟著山西地方長官,在北方堅守。29歲時,溫嶠受命來到南京。在台城皇宮,他深刻總結西晉滅亡的經驗教訓,詳細分析東晉政權當前形勢,明確提出現階段的工作重點。朝堂成了他的講堂,滿朝為之矚目。剛剛登基的司馬睿也動了納賢的念頭,任命他做自己的機要秘書。溫嶠居然拒絕。眼見皇帝要下不來台了,十幾位最高級官員聯名,才勸動他留下來。
  濫賭成性
  經常輸到“不能放他走”
  大場面下,溫嶠能慷慨陳詞,平日里這張嘴就不可愛了。史書稱,溫嶠喜歡說些輕慢放肆、甚至粗俗不堪的話。首期專欄講到卞壼,是個出名的禮法之士,他看不慣溫嶠的做派,兩人經常吵起來。
  溫嶠剛到南方時,尚無具體任職,就經常找商人賭博。贏了歡天喜地;輸了不服,拉著人非要“再來”,結果越賭越輸,越輸越賭。等醒悟過來,已經被人拉著不讓走了。這時只能請他的好朋友、高級將領庾亮帶錢贖人。溫嶠也不知道難為情,看見送錢的人來了,就遠遠地招呼“快來贖我回去!”史書記載,這種事還發生好幾次。
  請他做媒
  竟玩“掉包計”,自己當女婿
  溫嶠的堂姑囑咐溫嶠給女兒尋門親事。妻子已經去世,溫嶠看著堂妹中意,竟想自己來,就說,“好女婿難找,像我這樣如何?”堂姑聽出話中有話,婉言拒絕,“不敢奢望。”沒幾天,溫嶠告訴堂姑已經找到人家了,“門第名聲職位都不比我差。”又送來一個玉鏡臺說是“聘禮”,堂姑一看厚禮,估計這個人家不會差,哪知道女兒出閣去的是溫家。結婚行禮後,新娘撥開團扇抬頭一看是溫嶠。估計素聞他不按常理出牌,堂姑中計,就笑罵,“我一直懷疑,果然是你這個老東西!”這個故事被錄入《世說新語》中關於“作假”的專題。後元代關漢卿的《溫太真玉鏡臺》,京劇中的《玉鏡臺》都取材於此。
  甘當卧底
  他用智慧兩次輓救國家
  322年,志在篡權的王敦以“清君側”為名,在湖北鄂州起兵攻破南京,司馬睿憂憤中病死。溫嶠力保之下,太子司馬紹順利即位,因此被王敦視為眼中釘。後來王敦退回鄂州,為了讓溫嶠不再搗亂,就逼迫朝廷將他調到自己部下。溫嶠假裝恭順,實則“卧底”。
  到了324年,溫嶠已經獲得王敦的信任。為了監視南京,王敦派溫嶠擔任鎮江地方長官,但又派自己的心腹錢鳳同行。溫嶠知道這是監視,因此臨行前的宴會上,故意裝醉,要跟錢鳳敬酒。錢鳳舉杯慢了點,溫嶠馬上翻臉,不由分說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嘴裡還說著胡話。王敦以為他發酒瘋,就沒有怪罪。錢鳳被打傷不能同去,就懷疑溫嶠此舉動機並告訴王敦,沒想反被責怪“協私誣告”。
  溫嶠離開鄂州,沒有去鎮江,而是一頭扎進了南京城,並把兩年多來,在王敦陣營打聽到的情報,悉數報告給皇帝。王敦得知上當再度發兵,他知道自己被溫嶠那張嘴壞了大事,揚言要親手拔掉他的舌頭。大軍一口氣打到內秦淮南岸,溫嶠下令燒掉朱雀橋,並調兵遣將開始佈防對峙,並抓住機會親自率軍渡河奇襲,大敗敵軍。不久王敦病死在軍營,危機化解。
  3年後,軍閥蘇峻叛亂,攻破南京,卞壼父子戰死,庾亮出逃。溫嶠隨即組織力量,找回庾亮,並聯合陶侃,組成聯軍。總攻前,平叛聯軍修建行廟,大設壇場。溫嶠親自宣讀祝文,國仇歷歷在目,語氣越發激昂,最後淚流滿面,三軍將士都不敢抬頭觀看。
  永息金陵
  溫嶠墓在郭家山被髮現
  蘇峻之亂平定後,溫嶠榮歸封地,卻病死在路上。東晉之後幾十年,沒有再發生內戰。溫嶠死後葬在南京。2001年,他的墓葬在中央門郭家山被髮現。墓室前部發現的一塊近方形磚質墓誌,曰:“……使持節、侍中、大將軍、始安忠武公、並州太原祁縣都鄉仁義里溫嶠,字泰真,年四二……”  (原標題:他是毒舌男、濫賭棍、卧底、演說家 但他還是膽識過人的“南京保護者”)
創作者介紹

su77sud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